我在谈时尚错位的时候,心怀博爱而智慧的人们,正在引领着一个又一个新的时尚

闲话“时尚”陈宣章

“时尚”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解“当时的风尚;时兴的风尚”。各个时代都有“时尚”,有的“时尚”甚至绵延日久。从心理学角度,“时尚”与从众心理有关。“从众”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社会心理和行为现象。通俗解释即“人云亦云”、“随大流”;大家都这么认为,我也就这么认为;大家都这么做,我也就跟着这么做。

传染病流行有三个条件:病原、气候、易感人群。“时尚”流行则为:政策导向、舆论导向、效仿人群。有时候,在客现存在的社会规定与事实面前,我们不得不“从众”。例如:马路上靠右走。但是,有的“时尚”是人为的,是炒作出来的。每一个时期,社会上会应顺需要出现“时尚”,鼓励人们去赶时髦、搞攀比、出风头。“时尚”

中国历时最久的,也最令人费解的“时尚”是女人缠足;而现代社会最新的、也最令人费解的“时尚”是女人整形美容。两者的共同点:取悦于他人;对天然身体不自信的病态心理。

说起女人缠足,现代女人已经很少亲见,甚至为所未闻。缠足,又称裹脚、缠小脚、裹小脚,是中国汉族20世纪初以前的一种风俗,后来在清朝的满族中也流行,其“魅力”无穷。具体做法:用一条狭长的布带将妇女的足踝紧紧缚住,从而使肌骨变态,脚形纤小屈曲,以符合当时的审美观。在缠足时代,绝大多数妇女大约从四、五岁起便开始裹脚,一直到成年之后,骨骼定型,方能将布带解开;也有终身缠裹,直到老死之日。古人给小脚的美称为“三寸金莲”。

女人缠足其余何时,世说纷纭。许多早期的记载或被引用的文字证据,大多很难断定仅仅是对小脚女性的赞誉,描写足部的装饰,还是真的有实行缠脚的“时尚”。明·胡应麟《少室山房笔丛·丹铅新录八·双行缠》:“自《墨庄漫录》以缠足始五代,诸小说所见皆同,余旧颇疑之。”但是,宋代有较明确的缠足记载,而且苏东坡曾写《菩萨蛮》一词咏叹缠足:“涂香莫惜莲承步,长愁罗袜凌波去;只见舞回风,都无行处踪。偷立宫样稳,并立双跌困;纤妙说应难,须从掌上看。”这说明,宋代确已出现缠足习俗。南宋时,妇女缠足已比较多见,主要见于上层社会。南宋末年,“小脚”已成为妇女的通称。缠足的风俗是由北方传到南方的,大约是在宋室南迁之时。蒙古贵族入主中原建元朝,赞赏女人缠足,此风继续发展,至元代末年竟然以不缠足为耻。明代,缠足之风鼎盛。满清入主中原后,起初极力反对缠足恶俗,一再下“禁缠令”。顺治初,孝庄太后下令:“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,斩。”次年又下令:“以后人民所生女人禁缠足。”顺治十七年,规定:“抗旨缠足者,其父或夫杖八十,流(放)三千里。”康熙元年,再下“禁缠令”,但是朝中意见分歧,因为汉族大臣之故,只得搁置原令。康熙七年(1668年)只好罢禁。乾隆年间,满人也学女子缠足,乾隆帝大怒,再下“禁缠令”。可是,令管令,缠管缠,皇帝束手无策。道光十八年,重申“禁缠令”;光绪二十七年,复下“禁缠令”。可是,女子缠足恶习越演越烈,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小脚女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崇拜与关注。1912年3月13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发布命令通饬全国劝禁缠足,不缠足运动轰轰烈烈地在全国展开。小脚女人只能以足跟勉强行走,缠足的漫长过程又非常痛苦,只是为了病态“美”。据说,古时候女孩出嫁,除了门第、嫁妆,“三寸金莲”与容貌、身段、体态一样重要。严复《原强》:“至于缠足,本非天下女子之所乐为也,拘于习俗,而无敢畔其范围而已。”可见,古代女人缠足往往是被逼迫的。

缠足恶习绵绵千年,其原因:上有提倡,中有鼓吹,下有效仿。

1。政策导向:统治者为了女子步态轻盈优美,起舞婀娜多姿,提倡缠足。由于封建政令、礼制规范,上行下效,于是就在民间流行起来。

有利于把妇女禁锢在闺阁之中,严格限制活动范围,符合“三从四德”的礼教。元·伊世珍《琅环记》:“寿问于母曰:‘富贵家女子必缠足何也?’其母曰:‘吾闻之圣人重女,而不使之轻举也,是以裹其足。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,欲出则有帏车之载,是无事于足者也。”《女儿经》:“为什事,裹了足?不因好看如弓曲;恐她轻走出门外,千缠万裹来拘束。”

2。舆论导向:封建士大夫病态的审美观(即“莲癖”)加以渲染。明清时代文人有许多咏小脚的浓词艳句。成语“品头论足”就是议论赞美妇女头饰与小脚。他们甚至制定出小脚美的七个标准:瘦、小、尖、弯、香、软、正;总结出小脚的“七美”:形、质、资、神、肥、软、秀。

3。女子缠足后用踵部走路,每走一部,都会牵动腰髋部,使骨盆增大、盆腔肌肉发达,对妇女的性功能以及生育有利。女子缠足是为了取媚于男子,因此受到社会上男人的支持,效仿范围越来越大。

中国女子缠足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绝无的陋俗,而且流行千年之久,还与国人好“轧闹猛”、“一窝蜂”、“出风头”、“赶时髦”的传统有关。以现实为例,许多女青年为了“求美”,减肥、脱毛、除痘、染发、纹眉、嫩唇、做眼皮、除皱纹、埝下巴、造酒窝、种睫毛、隆鼻、矫正牙齿、隆胸等等,现在甚至还有极少数男性整容。

首先,“求美”为了什么?女性整形美容是为了自己更美丽动“人”。这个“人”是“他”人。不管“他”是老板、导演、老公、情人、公众,都是把自己的身体作为投资,去获取利益。极少数男士整形是“希望自己有亲切力”、“让自己看起来年轻有精神”也是给“他人”看的。

整形美容与矫形完全不同。矫形外科是是因为疾病、后天因素或意外导致永久性身体缺陷或伤残,通过外科手术补救或矫正,这类手术通常有需要或必须的。整形美容则是当事人因自己个人喜好或其他非医疗上的原因,对天然身体不自信,要求外科手术改变自己的外观。这种手术虽然有需要,却并不必要。整形美容外科是全球金融风暴带来的职场危机、生存危机的副产品,这不是纯医学问题,而是社会问题。

不同时期,不同人群,“美”有不同标准。古时候就有“肥环瘦燕”之说。唐朝以胖为美,“肥环”就是丰满的杨玉环;汉朝以瘦为美,“瘦燕”就是纤细的赵飞燕。其实,健康美、自然美才是劳动者的需要。

整形美容具有风险性,再小的手术都会有创伤,有创伤就会有风险。不说把一张脸弄得假模假样;媒体刊登过“美容使20多万人毁容”的文章(2001年5月7日《医药养生保健报》)。盲目追求“魔鬼身材”而减肥,严重损害健康。隆胸手术注射材料很容易引起感染,要想全部取出注射材料十分困难,严重者甚至需要切除乳房。这种情况,全世界已经很多。香港和中国大陆早前便证实了隆乳物质PAAG会致癌。即使是染发,染发剂也有致(过)敏、致癌作用。美国专家检验了160种流行染发剂,发现150种具有致癌作用。氧化型染发剂中,有一种2-4氨基苯甲醚的物质,最易在人体中蓄积,促使细胞增生。人体皮肤只要吸收1%这种物质,都可致癌,常见的有膀胱癌、肾癌及皮肤癌等。染发的过程中要加热,使苯类物质更易通过头皮吸收,长期反复作用于造血干细胞,导致白血病。

再说,整容不能保证维持一辈子。随着年龄变化,整形所带来的疤痕会逐渐显现出来。而且,整形美容的手术费用昂贵,还要忍受手术痛苦。还有一个问题:每个人都有身份证,面容是身份的主要依据。

最极端的整形是易容和变性。为了某种目的易容,多见于罪犯和间谍。变性则因为病态心理或职业(人妖)。变性后的女人必须长期使用雌激素,寿命很短。

整形美容之风愈来愈红火,由此而来的医疗纠纷、机体后遗症、心理后遗症(例如:术后抑郁症)也越来越多。但愿此风不要像女子缠足那样绵绵千年。

有一些“时尚”,来得快,去得快;有一些“时尚”,近似疯狂,例如:某一个港台歌星来演出,一群少女粉丝大喊“我爱你!”有一些“时尚”属于“套牢型”,例如:车奴,在油价上涨的同时,停车费、罚款、保险、保养费用等都在隐性或者显性增长。目前的燃油价格显然并非购车者们噩梦的结束,全球同步的燃油价格恐怕才是车奴时代的开始。由于购车“时尚”,高价牌照拍卖、堵车与酒驾、车祸成为其副产品。车祸已成为当今社会公害,是城市人口死亡的四大原因之一。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,全球32个国家和地区死于“非典”801人,而此期间死于车祸者,仅仅在中国就死8万余人,伤41万人(近60万起交通事故)。

最令人费解,又长盛不衰的“时尚”是国人大办红白喜事。中国人把订婚结婚、生子满月、生日寿诞、升学升职、毕业就业、房屋落成、乔迁新居、开业庆典、揭牌奠基、节日庆典、辞旧迎新、开工竣工、投产团拜、展览展销……叫红喜事;死人叫白喜事。届时,礼炮声响环境污染严重,宴席、车马、请客、送礼相互攀比愈演愈烈,日益成为公众的沉重负担,苦不堪言。清·杨静亭《都门杂咏·时尚门·知单》:“居家不易是长安,俭约持躬稍自宽;最怕人情红白事,知单一到便为难。”更有甚者,借红白喜事行贿受贿、营私舞弊。

红白喜事有其历史根源、经济根源、社会根源、文化根源。限男女之年定婚姻、执六礼,始于周代。《礼记》、《唐律》、《明律》规定,六礼屡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告期、亲迎。俗话说:“皇帝的女儿不愁嫁。”从皇帝起,红白喜事都是“地位”的象征。例如:正处在内乱外患丛生、天灾人祸迭起重重灾难之中的光绪帝大婚,慈禧太后懿旨:“着户部筹拨银500万两。”(后来共花费550万两)同治帝大婚,竟花白银两千多万两。

再看历代皇帝陵墓。例如:西安骊山脚下秦始皇陵是第一座皇帝陵墓。虽然陵园(内外两层园墙,寝殿和便殿在陵北的内城垣内)被项羽烧得荡然无存,现在残存46米高的巨大封土堆。西侧发现了埋有两乘大型彩绘铜车马的车马坑,陵西内外城垣之间分布着大型马厩坑、跽坐俑坑、珍禽异兽坑和大片房屋的地基;外城垣以东有著名的兵马俑坑。后来历代皇帝都是活着时修建陵墓,害怕后来被盗墓,修建者都被灭口。皇帝死后,都要带进大量珍贵的殉葬品。

大办红白喜事之风从各级官员蔓延到民间,至今越演越烈。据统计:全国每年登记结婚的新人约1000多万对,婚事消费高达2500亿元(尚不包括新房购买);每年死亡人口约900万,殡葬费用约1500亿元;每年生日寿诞费用约1200亿元;每年时令节日庆典、开业庆典、展览展销、团拜等各种名目繁多的会议费用约3500亿元;各种聚会费用约800亿元;各种党政、协会、学术团体和营销、促销、供销等会议费用约4500亿元;全国专业业余剧团、电台在时令、节日、校交、成立周年、纪念日、年会等各种庆典社会活动中演(播)出大约500多万场。

解放后,曾经提倡红白喜事简办,社会风气越来越好。可是随着经济发展与孔孟之道复燃,沉渣浮起,大办红白喜事之风又猖獗起来。

大办红白喜事之风,对于百姓是灾难。一个单位同事,甚至上级,不去呢?害怕影响关系,去了呢?如此多的请柬,让家庭不堪重负。更有权势者借红白喜事敛财。冯梦龙《笑府·刺俗》:“一官生辰,吏曹闻其属鼠,醵黄金铸一鼠为寿。官喜曰:‘汝知奶奶生辰亦在目下乎?奶奶是属牛的。’”俗话说: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。”这些银子不是贪污赃款,而是大大小小红白喜事的礼银。知府是四品官,官不算大,可是下面管好多州县,知府内直属又有大小官吏。知府的红白喜事自有人热心操办。

现今社会上,利用红白喜事行贿受贿司空见惯。许多人想行贿没有门路、没有机会,甚至想出“关系麻将”的办法,怎么会不利用红白喜事呢?我想:许多贪官落网后,查出巨额来源不明的资产,红白喜事应该是主要渠道。所以,简办红白喜事也是廉政建设的重要方面。

移风易俗,创造良好的新“时尚”,非常必要。但是,旧习惯势力十分强大。除了政策导向正确,舆论导向正确也很重要。现在媒体上的确导向混乱。曾经有媒体报道,电视台某主持人结婚,男方一枚钻戒一千多万元,排场如何豪华等等。这种报道宣传什么?难道社会上的不良“时尚”与错误的舆论导向无关?

看过许多关于时尚的杂志,看过许多的影视明星从里到外表现出的时尚风貌,还有许多的影视剧,不论古装还是现代,不论服饰还是台词,无不紧绕时尚这股风,哪怕颠覆历史。而时尚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标准,我还是没弄太明白。

我想每个时代的时尚概念应该是不同的。单说饮食这一块,七八十年代早餐吃到白面馒头就是时尚,而现在,生活水平提高了,五谷杂粮又成了时尚的追求,白面馍馍反倒冷了。健康环保成了这个时代的代名词,所以,时尚应该是有时代界限的,它并非指流行什么,我们就要跟风什么。

前几天与同学逛街,想买条松身棉布裙,可一条街逛下来,愣是没找到合适的。满街的店铺挂的都是花色的雪纺裙,再就是复古淑女装。于店铺的服务员所说:今年流行这个风格,时尚。

我并非那种排斥流行的女人,但我注重匹配,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质特色,应该选择适合自己风格的衣饰,有益自己身心健康的饮食,而不是盲目跟风,时尚固然好,但不一定适合每个人,而且我们这个年龄,应该多注重内在修炼,应该多找些途径让自己的视野更加的宽阔,因为只有内在素质提高了,才能看到更深远的时尚。

由此想起曾经看过一本书,说的是某人发家之前由于家里很穷,所受教育有限,于是成长的过程中,发财继而成为有钱人成了他的人生目标,然后,开名车住豪宅品红酒,出入高档场所,像富人那样优雅的生活,他以为这一切钱都可以解决。最终,他实现了他的愿望,但由于言谈举止粗俗,孤陋寡闻,在大众场合闹了不少的笑话,最终无法像他看到的富人那样优雅自如的谈笑,他不明白的是,自己的资产明明与富人在一个层次了,为什么自己的姿态优雅不起来?

他的问题在我看来其实很简单,由于贫穷,书读的少,后来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暴富,而忽略了自身素质的提高,而人在不断前行的过程中,最难提高的就是素质,素质才能决定一个人想过的生活,反之,你只能算是暴发户。

而他所理解的上流社会,虽然好进,名车虽然也开得起,但品红酒,出入高档场所,这些都必须有深厚的文化底蕴,日积月累的生活环境熏陶,否则,即便你迈入了上流社会的门槛,却无法融入其中。

时尚,我以为也如此

时尚,引证解释—–宋 俞文豹 《吹剑四录》:“夫道学者,学士大夫所当讲明,岂以时尚为兴废。” 清 钱泳 《履园丛话·艺能·成衣》:“今之成衣者,辄以旧衣定尺寸,以新样为时尚,不知短长之理。”

时尚的概念—–时尚,就是人们对社会某项事物一时的崇尚,这里的“尚”是指一种高度。在如今社会里,多指就是流行得体的一些东西。

时尚,相对而言是比较小众化的,是前卫的。大多人知道时尚和流行是两回事,但不知道差别。流行的意义很简单,一种事物从小众化渐渐变得大众化,则便是流行。时尚是短时段内的产物让我们了解到时尚具有短暂性。

既然前人对时尚有了相对明晰的解释和定义。我想说的是一些标新立异的时尚,虽然也成为一种时尚,却往往传输了一种低级的或者说伪道德的文化。我以为这种标新立异的时尚是对文化的亵渎,更是对道德传承的玷污,严重损害了人们的身心健康。

一,哇塞

哇塞,这个词现在许多年轻人用以表示惊奇,羡慕,时尚。 据考证,这个词最早出自于红楼女子口中,她们为了迎合嫖客,刻意做作出来的兴奋,旨在获得嫖客的快感。原来是由一个感叹词“哇”,一个动词“塞”,组成的词组,合在一起就是,“哇,塞!”。虽然这个词在许多场合里都能听到,也似乎司空见惯,只是我每每听到“哇塞”这个词的时候心里实在别扭了。

二,女体盛

“女体盛”,日语意为用少女裸露的身躯作盛器,装盛大寿司的宴席。从事这种职业的人称“艺伎” ,挑选“女体盛”艺伎的要求非常苛刻。在日本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可见一斑的是从事这种职业的女子大多出身贫寒,所谓社会底层人物。中国先哲虽有“食色,性也”之说,但在实际操作上,未见有像日本“女体盛”那样将“食”与“色”结合得如此紧密。可以说,“女体盛”是古代大和民族极端大男子主义的产物。大多数人认为这是日本式变态的商业炒作模式,尽管能吸引公众眼球,但毫无疑问这种类似于打着“行为艺术”旗号的招徕顾客,不仅仅只是令人发指的变态,是对人类本身的不尊重,更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。

不妨做一个简单设想,既然“女体盛”是饮食文化,是寿司的盛器,那么如果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从事着这种职业,你我将作何感想?或者说在享受“女体盛”的时候,而表演者正是我们的亲人或朋友。我们还能一饱口福,还是一饱眼福?

三,行为艺术

行为艺术是 欧洲现代艺术形态之一;行为艺术,本是20世纪五、六十年代兴起于欧洲的现代艺术形态之一。它是指艺术家把身体本身作为艺术创造的媒介,并以一定的时间延续。当今的行为艺术表现形式,大都与裸体、血腥、暴力相关,引起不少人的反感。有人这么评论行为艺术的,“以艺术之名的裸奔”。

某单位组织大客户在上海欣赏所谓的行为艺术,我在邀请之列。因为自己的无知与好奇之心,看过这么一场表演。

第一幕,暗淡的舞台突然间灯光四起,聚焦在一位躶体女子身上,表演者由两根钢勾勾住脊背上的皮肤,她在半空中做出肢体的动作造型。

第二幕,一个狭窄的狗笼里面,五花八绑着一位蓬头后面的妙龄女子。表演者极力表现的是一种极其受用的姿态,然后一位极其绅士的男子不断地用皮鞭抽打,女子依然是受用的表现。再后,绅士将一副精美的狗链锁住女子脖子,把她从笼子里牵出来,于是,女子做出许多母狗发情的姿态。

这样的艺术还是留给那些所谓的“高尚的人们”吧。我即看不出半点艺术来,也不怀疑自己的欣赏水平,而是心悸,揪心,胸闷得几乎要窒息。我以为这样的艺术是暴力,是受虐的变态心里。

四,人乳夜宵

据传说 ,一些地区的土豪,雇佣少妇专为其夜宵吮食乳汁,以为延年益寿,更作为暴发户的“派”,引以为荣的时尚。

世界卫生组织提倡母乳喂养婴儿,根据母乳检测分析,母乳对婴儿免疫机能的产生十分有利,母乳喂养孩子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更有保障。研究表明,成人在健康的时候,饮食乳品对身体是有害无益的。第一,饮食乳品必然导致肠胃功能导致退化与。第二,乳蛋白与乳清蛋白,是功能性蛋白,这是幼儿与幼兽免疫蛋白的来源或者身体生长的必须。而对于健康的成年人来说这些功能性蛋白过剩,容易导致血液中的嘌呤增加,也就是说痛风,心肌梗塞等疾病的发生几率大幅增加。第三,功能性蛋白过剩必然干扰身体非特异性免疫系统,导致免疫崩溃,或者紊乱,其后果不堪设想。长期饮食人乳的健康人,即有以上表述的负面作用,更有心里与性格的改变,或者声音与形体也会悄然间发生变化。因为人乳具有复杂的基因信息,这种信息是源于母亲对婴儿在母体中的遗传信息的补充与调整,它的信息有排他性。

难道那些土豪们是因为厌恶父母遗传的丑陋,希望通过那些美丽少妇(小妈)的乳汁来改变他们丑恶的嘴脸?如果这样,或者无可厚非。

追随贪婪的,有悖于人伦与道德的时尚,多有垢病。商业社会里,举目诱惑,犁清自己想要什么与需要什么的矛盾,做一个理性的消费者,尊重自己劳动的创造。

我在谈时尚错位的时候,那些热爱生活,心怀博爱而智慧的人们,正在引领着一个又一个新的时尚。公益事业的志愿者、义工,时尚了数百年,“新常态”,“可佩戴电子产品”等提升视野,便捷生活的时尚正迅速地改变社会,融入生活。

欣慰的是,人与自然和谐的时尚越来越多,而且蔚然成风!

评论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美模网2020全新4.0版本正式上线,全新4.0,为你而生。
没有账号? 忘记密码?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